编者按: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节点,脱贫攻坚仍是农垦系统肩上的硬任务。无论是从巩固农垦的地位、发挥农垦的作用、履行农垦的使命来讲,还是立足于提高农垦职工民生福祉,都必须深入贯彻中央脱贫攻坚部署要求,抢抓农垦改革发展良好机遇,打赢贫困农场脱贫攻坚战,不让一个贫困农场、一户贫困家庭掉队。本期特推出贫困农场脱贫攻坚专题,集中展现农垦系统如何响鼓重锤打硬仗,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

  国有贫困农场扶贫开发是全国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国304个重点贫困农场分布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大多位于“老少边穷”地区。推动这些贫困农场早日脱贫是全国农垦系统对农垦职工庄严的承诺,也是确保农垦人在奔小康路上一个也不掉队的沉甸甸的责任。

  国有农场很多分布在边远落后地区,既要发展经济、改善职工群众生活,又要承担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及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屯垦戍边等任务,自我积累、自我发展能力很弱。改革开放前,农垦系统曾连续19年亏损,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农垦企业经营状况虽然有所改善,但仍有很多农场处于贫困状态,职工生活十分困难。1991年起,国家陆续将地处边境的138个贫困农场纳入国家扶持范围。扶持方式主要是每年安排1亿元贴息贷款给贫困农场,安排价值1亿元的工业品和粮食搞以工代赈。“八五”结束后,国家继续对边境垦区138个贫困农场进行扶持。

  2002年以后,结合形势的变化,国家逐步加大了中央财政对贫困农场的扶持力度,扶持资金逐步增加,扶持范围从边境农场逐步扩大,陆续加入了广东、海南等垦区,以及湖南、湖北、江西、陕西、甘肃等“老少边穷”地区贫困农场。2004年,进一步明确了贫困农场的标准。2007年,财政部、农业部出台《国有贫困农场财政扶贫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原则规定了贫困农场标准:自然条件差、生产生活基础设施条件落后、长期亏损或微利、资产负债率高、人均收入原则上低于本垦区平均水平60%,具体标准由各垦区商财政部门确定。同时,明确了中央和地方、财政部门和农垦主管部门的职责,实行省管项目,管理到省、责任到省,规范了农垦扶贫资金的管理方式。

  2011年以来,农垦扶贫开发加大工作力度,贫困农场经济得到较快发展。2011-2015年,全系统共有116个贫困农场实现脱贫。但是贫困农场面广量大,仍有大量的贫困农场处于长期贫困状态。

  2015年底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中发〔2015〕33号)明确了农垦在新时期的地位、作用、改革发展方向,并推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特别是针对农垦扶贫工作,文件明确要求“加大对贫困农场扶持力度,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增强其自我发展能力”。2016年农业部印发了《全国农垦扶贫开发十三五规划》,扶持范围已扩大到31个垦区,全国经各省财政部门和农垦主管部门共同确定重点扶持贫困农场304个,分布在除北京、上海、天津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外的31个垦区。

  这些重点扶持贫困农场数量较多,占全国国有农场总数的17%。分布区域较广,除京津沪外,全国31个垦区均有贫困农场,其中有236个贫困农场在中西部,占贫困农场总数78%;还有59个贫困农场处于国家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占贫困农场总数19%。很多地处偏僻,在边境上的48个;位于三区三州地区的26个。脱贫工作难度大,经过多年的扶贫开发,条件相对较好的贫困农场基本已脱贫,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脱贫难度更大、脱贫成本更高。很多贫困农场地处边境线、深山区和荒漠区,自然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薄弱,农场经营状况不善,职工生活条件较差。

  千难万难,再难也要干,农垦人从来不怕难。在2016年召开的全国农垦扶贫开发工作座谈会上,全国农垦系统取得了共识:如果2020年底前不能实现贫困农场全部脱贫,我们将愧对贫困农场广大职工群众的信任与期待,也无法向党和人民交待。从巩固农垦的地位、发挥农垦的作用、履行农垦的使命来讲,都必须深入贯彻中央脱贫攻坚部署要求,抢抓农垦改革发展良好机遇,全力推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打赢贫困农场脱贫攻坚战,不让一个贫困农场、一户贫困家庭掉队。

  鲜活的水产品、别具特色的优质水果、叫响品牌的优质粮油、美丽的山水景色……近年来,通过发展特色产业,贫困农场立足资源优势,渐渐摸索出了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带动农场脱贫的道路。

  在湖北,潜江白鹭湖农场积极探索适合当地的农业生产模式,扩大小龙虾养殖规模,完善虾稻共作模式,成为潜江虾稻模式的发源地。近年来,虾稻模式逐渐成熟,效益逐步显现,亩平均利润超过3500元,带动职工收入直线上升。发源于农场的虾稻模式也带动了整个潜江市的小龙虾产业,目前潜江小龙虾已经成为知名地理标志品牌,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

  在云南,贫困农场发挥农场的自然优势、区位优势和民族风情,推进美丽农场、沿边沿线产业园区建设,加快垦区二三产业发展,建成了一批农垦特色小城镇和园区,咖啡、热带水果、花卉等特色产业深度结合文旅产业,吸引了众多客商和游客,经济效益明显。

  在贵州,通过落实扶贫开发项目,安顺瀑布茶、丹寨富硒米、毕节种羊、惠水黑糯米等优质农产品品牌不断做大做强,带动农场职工增收致富。

  在江西,武夷山垦殖场依托武夷山丰富的旅游资源,将旅游产业定位为农场主导产业,2017年举办了首届红茶文化旅游节,销售各类红茶8481斤,成交金额950万元,2017年,垦殖场接待游客突破50万人次。

  在广东,全垦区2018年投入产业扶贫项目资金2453.9万元,占扶贫资金总额的76.4%,安排了13个产业发展项目,涵盖橡胶、油茶、剑麻等主导产业和华煌红茶、红江橙、优质蔬菜、火龙果等优势特色产业。

  精准选择特色产业解决了贫困农场靠什么脱贫致富、实现持续发展的问题,成为增强贫困农场发展后劲的重要支撑。农垦扶贫始终坚持开发式扶贫,根据贫困农场资源、人力条件和当地市场状况,因地制宜将扶贫资金集中投向主导产业和重点项目,增强了农场经济实力和发展后劲。2018年全国304个贫困农场实现生产总值502.03亿元。2016至2018年贫困农场累计实现生产总值1489.11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89.10%下降到2018年底的85%,总体经营情况向好。

  贯彻中央农垦改革文件,推动农垦改革发展是解决包括贫困在内的农垦各类问题的总抓手。实践证明,推动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改革为贫困农场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在推进“两个3年”任务落实过程中,办社会职能改革减轻了农场的负担,土地确权为企业经营盘活了资源。阳新县半壁山农场的马细芳深有感触:“去年移交办社会职能时,县里顺畅地接收了卫生院等机构,还承担了社区管理干部的工资,这样农场负担轻了,可以腾出精力和资金来发展扶贫产业。”潜江市6家国有农场以货币和建设用地土地资产入股方式组建农垦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并开始投资旅游开发等产业。新疆阿勒泰地区国营第一农场通过改革经营机制,发挥内部潜力,让经营者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积累、自我发展”的主体,大大提高了职工群众生产积极性,同时增加了农场的土地集体收入来源。2017年该农场职工人均收入比2010年增加29.2%。

  海南垦区率先完成了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将医疗、公安、民政、学前教育等20多项社会职能移交,直接减负2.3亿元。2017年全垦区完成农场转企改制,农场公司市场观念、经营理念和效益意识普遍增强。甘肃农垦集团积极推进垦区集团化和农场企业化改革,因地制宜挖掘资源优势,打造了食品加工、生物医药、草食畜牧、酿酒葡萄、现代制种、农业服务、旅游观光、工程房产等八大特色主导产业,培育了21家利润规模超千万的实体企业。

  农垦扶贫与农村扶贫不同之处在于,农村扶贫的对象是农村贫困户,农垦扶贫则主要是系统扶贫、产业扶贫,是通过扶持贫困农场,实现产业发展和民生条件改善来促进和带动农场职工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农场发展产业最终要解决职工的贫困问题,需要通过创新完善利益联结机制发挥产业的带动能力。各垦区积极探索土地入股、资源变现、收益分配等有机结合的新型经营合作方式,确保产业发展惠及广大职工群众,并长期受益。

  江苏岗埠农场积极实施模拟股份制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模式,通过农场与职工共同参股,扩大投资来源,逐步改善农业基础设施,发挥集体种植优势,提高农业生产水平,促进农业产业化发展,实现农业增产、职工增收。在江苏全垦区,苏垦农发公司成立以后,实行土地联合承包经营模式,进一步解放和发展了农业生产力,农业生产经营管理更加规范,基础设施配套和农机装备投入更适应生产需要,仓储、烘干条件不断完善,农业产量和效益明显提升。

  安徽东风湖农场以芦笋种植为特色产业,建设芦笋大棚208座,通过“合作社(农业运营公司)+职工+基地”模式,达到了职工增收、农场增效、示范带动周边农民增收致富的目的。广东垦区推动产业集团与贫困农场的对接,着力解决扶贫产业的技术支持、市场对接等薄弱问题,目前晨光农场已引入企业合作经营蔬菜基地,广垦畜牧集团也对接了一些贫困农场的养殖小区项目。

  为有效解决农场贫困人员的就业问题,云南垦区黎明农场成立了劳务派遣公司,先后输送了大批劳务人员,派遣人员月收入3000元以上。辽宁垦区兴顺德畜牧农场协调域内企业安置贫困人员,最低月工资标准在2000元以上。

  “这个晒场建好了,收获的玉米、大米能及时晾晒,粮食含水率降下来后能多卖些钱。”黑龙江延军农场一名职工在晒场工地边高兴地说。在青海省三角城种羊场,因为设施缺乏,多年来绵羊养殖规模一直难以扩大。2018年实施绵羊高效养殖基地项目后,通过建设羊舍、饲料库房等使养殖规模迅速扩大,年育肥出栏肉羊超过1万只,年增收超过百万元,带动贫困农牧工159户,每户增收1.45万元。河北垦区贫困农场改善农田13000多亩,建设人畜饮水工程项目2个,解决了2万余人8万头牲畜的饮水困难;新修道路40余公里,改善9万多农场农工和当地农民的出行条件。

  排灌沟渠、田间道路、种养设施,这些实实在在的基础设施建设,大大提高了贫困农场的生产能力,也使扶贫产业的发展有了坚实的基础。仅2018年,全国贫困农场改造中低产田20.08万亩,修排灌渠道1106公里,打电机井398眼,新增灌溉面积25.11万亩,改善灌溉面积13.14万亩,新建水泥晒场54.99万平米。2016至2018年三年来,全国贫困农场改造中低产田69.97万亩,修排灌渠道2913公里,打电机井1567眼,新增灌溉面积55.52万亩,改善灌溉面积52.22万亩,新建水泥晒场210.84万平米。

  安全饮水、危旧房改造、供气供热,通过实施农垦生活基础设施建设项目,2016年至2018年全国重点贫困农场累计解决了6.91万人和4.86万头牲畜的安全饮水问题,改造危旧房214.02万平方米。贫困农场特别是地处边疆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农场,交通、饮水、住房、通电状况得到明显改善,切实提升了贫困农场职工群众的生活质量。

  近年来,农垦扶贫开发工作中注重加快改革,积极争取各方支持,坚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坚持产业扶贫,注重增强贫困农场的自我持续发展能力,取得了明显进展。2018年全国重点贫困农场职均收入超过2.2万元,比2016年增长29%。但是也应当看到,贫困农场基础建设欠账仍然较多,农场的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还没有完全释放,优秀人才匮乏,贫困农场发展的后劲需要各方面资源保障。

  全国农垦应该发扬“艰苦奋斗、勇于开拓”的农垦精神,团结一致,凝聚各方力量创新扶贫举措,进一步在精准上下功夫,精准掌握贫困农场脱贫工作情况,对照规划目标,总结成效和经验,找准共性问题,深入分析原因,精准施策、精准发力;进一步在产业支撑上下功夫,扶持主导产业、特色优势产业发展;进一步在争取政策上下功夫,主动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力度,积极争取中央和地方的三农政策、民生政策等在贫困农场落地,加大贫困农场扶贫开发投入;进一步在科学规范管理上下功夫,研究制定贫困农场脱贫的标准和办法,确保按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向垦区群众兑现承诺,向党和人民交上满意的答卷。